不可告人的秘密——特朗普“通俄门”事件调查

发布时间:2021-07-06 点击数:

  我们的调查要从2014年的一次公路旅行说起。那时离新一届的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段时间,唐纳德·特朗普还没把成为“总统候选人”当回事。两个俄罗斯间谍就已在这个国家穿梭游走,一路收集着有关美国政治体制的情报,。在美国政府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间谍们悄悄离开了美国。他们将用收集到的情报,在即将进行的

  “普京的想法就是把情况搅得越乱越好。他想制造各种紧张对峙、社会怨气和政治斗争,让稳定的社会变得动荡不安,让美国衰弱。特朗普的想法是让美国再一次变得伟大,而普京的想法则是让美国政府变得脆弱。”

  不可否认,在间谍行动被曝光后的一时间,华盛顿的气氛可以说是有点疯狂。特别调查员迅速启动工作。不管这场调查会有什么收获,特朗普对普京的热情和他拒绝谴责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的事实都早被记录在案。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能够成就金钱帝国,他此前的所作所为最终几乎都是为了钱。而近几十年来,特朗普和他的家族成员为特朗普品牌进军俄罗斯,进行了无数尝试。

  “他在很多场合都吹嘘说他和普京关系密切,而事实并非如此,说他能够联系到普京,其实不然。我想大多数时候,克里姆林宫里的人都是边举着伏特加干杯,边笑话特朗普的大话,我觉得他们都把特朗普看成一个小丑。”

  苏联解体后,几十亿的美金流出了俄罗斯,相当一部分流进了国际资本和房地产。而特朗普所有的项目资金中,有超过50%来自俄罗斯和前苏联的金融、货币资金渠道。蒂姆·奥布莱恩告诉我们,最好的例子就是曾经的特朗普休南酒店项目。它位于曼哈顿下城,根据法院公报,这个项目为从东欧洗来的黑钱提供了中转渠道,而且是通过有组织有犯罪前科的人完成的。

  菲利克斯·塞特是特朗普休南酒店的主要合伙人之一,他和特朗普的关系,是调查特朗普房地产洗俄罗斯黑钱的关键。美国媒体的最新调查披露了塞特不可思议的双重生活,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他还为美国情报机构和联邦调查局工作。

  除此以外,菲利克斯·塞特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还是发小。2015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候选人时,特朗普、塞特和科恩正打算在莫斯科建造一幢特朗普大厦。

  “像其他首都城市一样,莫斯科是个富裕的地方。那里的人们为买房可以付得起很高的价钱,而我们也能赚到钱,盖一幢华丽的大楼。我们当时希望特朗普参加该项工程的剪彩。我们会尽力促成他和普京同时上台剪彩。你知道,我们希望他们接下来开始交涉,大众六合网高手论坛!讨论当今时代的和平问题。”

  2016年7月,最不像能当选的总统候选人赢得了共和党人的提名。随着特朗普跟俄罗斯的关系成为竞选中的争议话题,与普京进行商业合作的机会也就泡汤了。

  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入,又有两个关键人物浮出水面:卡特·佩奇和乔治·帕帕佐普洛斯。他们都曾在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顾问,还都是俄罗斯间谍的交往目标。美国联邦调查局曾获准对卡特·佩奇进行了长达约一年半的监听,帕帕佐普洛斯也已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做过伪证。他们曾经的工作都指向了一个坐标,莫斯科。

  莫斯科的中心地带是最能代表普京其人的地方,这就是旧克格勃的总部——卢比扬卡。直至今日,普京本人仍然视自己为该组织的一员。

  上世纪90年代,斯蒂尔曾是一名在莫斯科工作的军情六处特工。作为秘密调查员,他研究俄罗斯已经有几十年了。这位前间谍把收集来的原始情报整理成了一份档案,这份档案记录了特朗普团队成员和俄罗斯的关系。

  “他告诉我,佩奇曾在莫斯科与人会面期间,讨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以及俄罗斯可为之提供的竞选帮助。作为交换,特朗普将善意地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美国政府的一位情报官员向我证实,联邦调查局确实在严肃认真地调查此事。这是有关美国情报界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人员及其与莫斯科关系的首次报道。彩吧图库总汇大全,”

  根据同样来自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国家安全顾问戈登叙述,如果由他和参议员塞申斯一起制定的名单最先交到特朗普手上的话,卡特·佩奇很显然是不会出现在名单上的,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佩奇是谁。

  事实上,特朗普竞选团队组建仓促,没来得及进行适当的人员审查,因此他们浑然不知,就在几年前,卡特•佩奇还被俄罗斯间谍当作骨干培养。这些间谍就驻扎在这里,位于纽约的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团。该代表团便是俄罗斯对外间谍机构在美国境内开展间谍活动的掩护。

  当联邦调查局找上我的时候,我并不吃惊。毕竟几十年来,我无数次与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打交道。他们找到我,我当然乐于相助。这就像我志愿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一样。

  去年10月,帕帕佐普洛斯被捕,原因是他对联邦调查局谎称自己在竞选期间未曾和俄罗斯有过任何联系。他的妻子西蒙纳是位律师,在伦敦国际法律实践中心工作,而这个组织的经营者,是同时在英国和欧洲的大学任教的约瑟夫·米弗苏德教授。

  “直到约瑟夫·米弗苏德这个名字出现,我才知道他是整个俄罗斯调查案的始作俑者。他们从未给我发过薪水,约瑟夫·米弗苏德说你得往大了想,而不是想着自己的薪水。我认为一切不过是个幌子,背后肯定另有蹊跷,我感觉他是我见过的最可疑的人。”

  米弗苏德教授对帕帕佐普洛斯的第一个提议,便是利用他在俄罗斯的人脉,促成普京与特朗普的会面。4月26日,米弗苏德邀请帕帕佐普洛斯到伦敦商业区的一家酒店里吃早餐。两个月后,爆出了俄罗斯网络攻击全国委员会的新闻。那时米弗苏德教授刚从俄罗斯回国,带来了惊人的消息。

  在那次早餐期间,米弗苏德告诉帕帕佐普洛斯,他此行去莫斯科会见了几个俄罗斯高级官员。他说,这些官员掌握着数千封电子邮件,是有关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丑闻。我们目前并不知道米弗苏德的消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这位年轻的美国人所为何事,但这些信息确实是准确无误的。

  “俄罗斯人这样做可能是为了搅乱平静的水面,放出诱饵,引大鱼上钩。舍弃这点儿鱼饵不算什么,这能帮他们达成所愿。而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来说,玷污美国民主进程的最好方式,就是用阴谋手段把它与俄罗斯联系起来。”